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037776.com >

追星的正确打开方式:将偶像写进论文

[时间:2019-08-10 11:17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浏览:]

  明星产业自 20 世纪产生,到如今已经逐步进入了一个狂热的阶段。狂热时代之下,粉丝文化大盛,人为制造的吹捧和繁荣也疯狂涌入这个社会。纷繁的数据让人眼花缭乱,数据背后折射出的是粉丝的巨大力量。这种“狂热”的追星方式,不禁让人思考,它究竟能给我们,给这个社会带来什么。

  世界上第一个明星,是 1905 年美国好莱坞的弗洛伦斯·劳伦斯。在其后的一个世纪里,现代文化娱乐工业的明星制,随着20世纪的全球化进程,开始在世界范围普及。然而,这种明星制也有着自身不可克服的缺陷。一方面它导致明星与普通人之间有着太大的距离感;另一方面,也不可避免地造成了人为的行业垄断。

  不过,尽管粉丝文化现象集中喷涌在新媒体领域,但新媒体并不是 20 世纪明星制被迭代的决定性因素。新旧媒体间并不存在想象中的绝对二元对立,文艺现象、时代心理都有着自身的发展规律和衍生逻辑。因而,通过各种渠道、途径,降低明星制的人为垄断门槛,为更多普通人提供成名机会,是不可逆的时代趋势。第三次消费升级则正发生在当下,在住房、交通需求得到满足之后,文化、娱乐、健康等领域就被推到了这个时代的聚光灯下。第三次消费升级在文化娱乐领域的基本逻辑,是“消费真实”。

  比如说傅园慧的走红,就颠覆了过去对奥运选手的一般印象。她之所以受到热捧,是因为其挣脱了过去“为国争光”的单一逻辑,普通人通过个人努力进入前四名就能有足够的价值满足感,这也是这一波消费升级给我们的最大馈赠。在那之前,东西方的儿童、青少年都和成人共享一套语言。到了启蒙时代,才缓慢地有了儿童文化、青少年文学等这些相对独立的文化娱乐空间。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面前,电视的冲击力和影响力恐怕都不值得一提,儿童、青少年的媒介环境,呈现出空前的复杂样貌,他们都已经不屑于电视这种“大屏”媒介;但现实却并没有走向波兹曼的结论,前所未有的成长环境反而造就了他们独特的文化心理。大富翁高手,他们不再青睐 20 世纪的“高大全”式的明星,而是着重强调明星的伴生性、成长性,喜欢真实的、有缺点的、能够一同“成长”的明星。可见,粉丝文化在近年来的突然喷发,并不是空穴来风,而是有着极为深层的脉络和原因。

  当前我国的影视领域,正面临着已危若累卵般的产能过剩现状,每年有半数以上的影视作品压根不能出现在荧屏上,只有知名演员才可能拥有相对稳定的票房、收视率、点击率。这直接导致了全行业对知名演员的严重依赖。我国作为文化娱乐工业体系中关键生产要素的演员基础,已经出现了结构性塌方——这就给金融杠杆的进场提供了可乘之机,只要能够实现盈利,他们自然会毫不犹豫地在票房、收视率、点击率上造假。眼下,粉丝文化同样正在受到在这个年代已经疯癫的金融杠杆的持续侵袭。从早前的微信打击公众号“刷”阅读量,到微博不再允许买“赞”,很多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粉丝明星都褪去了先前耀眼的光环。被金融杠杆疯狂撬动所带来的危害影响极其深远,因为移动互联网作为新媒体的放大效应,既可以放大粉丝文化的先进特征,同样也可以放大粉丝文化自身的缺陷。如果在粉丝文化中培育出的粉丝明星也受到由金融杠杆操控的票房、收视率、点击率造假所绑架,那么显然不仅不能解决20世纪文化娱乐工业明星制的痼疾,在进一步丧失公信力的同时,势必还将与之一同沉沦。而第三次消费升级在文化娱乐领域如若最终“烂尾”,那么其影响也一定不在今天能够估量到的范围。如前文所述,粉丝文化的影响,并不局限在文化娱乐领域,而是正在向政治、经济等多重领域持续扩散。与上五百年相比,新的历史的闸门也仅仅是刚刚开启。

  不同于传统影视业资源稀缺的情况,如今,新媒体的崛起,使得普通人跨入明星行业的门槛更低,和粉丝的接触也更多。明星不再是和粉丝拥有强烈距离感的一批人,普通人在明星身上可以看到自己努力可能会获得的结果。这种对于真实的消费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粉丝对于明星的热捧。

  时代的发展使得现在的青少年成长的环境和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,这也使得他们更加喜欢“成长型”的明星——真实的、有缺点的明星让他们更容易产生亲近感。这种对于明星审美的转变使得粉丝拥有了“权力幻想”,明星未来的发展和走向很大程度上受到粉丝的影响,这也是粉丝文化之所以产生的一方面原因。

  粉丝文化所带来的影响,已经不仅局限于文化娱乐方面。演员方面的结构性塌方导致了为盈利而出现的刷票、造假等行为,而另一方面,一系列各方面都粗制滥造的“粉丝产品”,却只要有流量明星就会有粉丝买单。数据、金钱和实际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脱轨,造成了我国影视圈发展的畸形状态。

  2018 年5月,一名女学生胡江华用论文向偶像致谢,向青少年们示范了追星的正确打开方式——为了你,我努力成为优秀的人!她在世界科学界最权威的期刊数据库SCI中发表了自己人生中第一篇论文,在其中的致谢部分,她特地感谢林俊杰:“在过去的10年里,林俊杰的歌曲给了我强大的精神支持。”论文发表出来,导师才看到了这一段话,特地发了一条朋友圈感慨:林俊杰真是胡江华“人生重要的人啊”。

  今有粉丝型作家、粉丝型明星、粉丝型电影,其实古人追起星来同样疯狂。有人迷恋白居易,“自颈以下,遍刺白居易舍人诗”;有人痴迷杜甫,将杜诗烧灰而食,以求“改易肝肠”。

  本名潘岳的潘安,可能是中国最早的偶像明星,“貌若潘安”长期被视为男色标准。《语林》载:“安仁至美,每行,老妪以果掷之,满车。张孟阳至丑,每行,小儿以瓦石投之,亦满车。”安仁即潘岳,张孟阳则是张载,也是一个才子。看来,早在晋代,人们就已深知世界的真理——一切看脸。粉丝的过度关注,可能会带来不好的结果。晋代美男卫玠外号“璧人”,《世说新语》中说,“卫玠从豫章至下都,人久闻其名,观者如堵墙”,没想到卫玠就此得病,一命呜呼,“时人谓看杀卫玠”。

  唐代是个明星扎堆的年代,同时也是出产疯狂粉丝的年代。李白的头号粉丝魏万是一名隐士,曾辗转数千里追寻李白,半年后终于在广陵(今扬州) 与李白相见。白居易的脑残粉葛清是荆州一名街卒,“自颈以下,遍刺白居易舍人诗”,一共刻了三十余处,人称“白舍人行诗图”。唐代有崇拜链:谢灵运粉曹植,李白粉谢灵运,杜甫粉李白,晚唐诗人张籍则粉杜甫,曾将杜诗烧灰而食,以求“改易肝肠”。电影《河东狮吼》中,苏轼办诗会,粉丝打出“坡仔天地”旗号,在台下疯狂为他打call,就连皇帝也来捧场。现实中的东坡先生确实魅力无限,是北宋的“带货王”,带旺了东坡巾、子瞻帽等时尚。汤显祖凭《牡丹亭》收获女粉无数。

  明人沈瓒所著《黎潇云语》记录了一个痴心女粉,“自矜才色,不轻许人”,从内江奔赴杭州见偶像,并“愿奉其帚”。然而,见到汤显祖本人后,女粉嫌弃他“皤然一翁,伛偻扶杖而行”,投湖自尽。当粉丝当得像左宗棠这样的,也是奇葩:他崇拜诸葛亮,自称“今亮”“小亮”,把诸葛亮称为“古亮”,认为“今亮未必不如古亮”。话题解读:同为“偶像”,古人也存在着“狂热追星”的现象。人们对于美好事物的追求原本就是天性,那些有才情有美德的人很容易让人们不由得去追逐,这种“追星”的现象,本质上来说并没有不恰当之处,但如何把控尺度,则是我们现在需要注意的问题。

  同为“偶像”,古人也存在着“狂热追星”的现象。人们对于美好事物的追求原本就是天性,那些有才情有美德的人很容易让人们不由得去追逐,这种“追星”的现象,本质上来说并没有不恰当之处,但如何把控尺度,则是我们现在需要注意的问题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网站首页王中王开奖记录王中王猛虎报资料2469王中王博彩论坛www.119377.comwww.037776.com